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粒沙

我是小小的一粒沙子,流淌在生命清澈的小溪里,反射着太阳的光芒

 
 
 

日志

 
 

心要飞翔  

2016-04-15 07:42:45|  分类: 原创之生活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要飞翔

去年九月份我从文山回来,姑姑送给我一对小山鸡。山鸡的身形比较美,身体比一般的鸡要瘦长,两只小脚也显得格外高。它们走起路来不乏高雅。村口的阿柔家就养了一大群山鸡。每次路过,我都会羡慕地看上一阵子。我跟姑姑说它们那么美,应该叫贵妃鸡才对。姑姑笑了。没想到,我自己也可以饲养小山鸡了。

 两只小山鸡脖子上有一圈白色的斑点,在棕红色羽毛的衬托下仿佛一条高贵华丽的围巾。它们快活地在栅栏内的圈子里活动,一会儿转过头去啄自己的羽毛,一会儿抬起一条腿向后伸个懒腰,一会儿掀一掀土,一会儿又仰起脖子咽着清水……无忧无虑,丝毫没有到达陌生环境的不适应。

  晚上,父亲去看它们有没有进圈,却发现两只小鸡无影无踪了。在旁边的竹林里没找到,原来它们跑到邻居阿嫂家的菜园子里了。父亲到菜园里去捉小鸡,从这边赶,它们往那边跑,拦截它们,想围到一个角落再抓住,不妨它们机灵地逃开了。追来追去,后来它们竟然钻到倒下的佛手瓜架子下隐藏在密密层层的叶子间屏息凝神不出来。父亲找一根棍子好半天把它们赶出来捉回了家。父亲说,这样费神,以后再也不能把它们给放出来了。我想,父亲对它们的惩罚太严厉了,整天被困在狭小的鸡圈里,没有了自由,它们该有多难受。于是,当太阳出来的时候,我还是会扯开鸡圈的小门把它们放出来。不过,它们仍旧会一跃而起飞到鸡圈上,再越过篱笆飞到阿嫂家的菜园子里。所以呢,我还得费很大气力把它们给找回来。

 过了几天,我打算再到街上买几只小鸡回来养。这样两只小山鸡不会太孤单,另外它们俩与其它的小鸡生活在一起,久而久之应该会被同化变得乖巧一些吧。街子天,我带回来一群小鸡。小山鸡和那些小鸡生活在一起倒也相处融洽。不过,它们俩还是本性不改,常常被父亲关到鸡圈里隔离开来。看它们可怜,我实在不忍心只得把它们解放出来。渐渐的,小鸡们身上的羽毛变得丰满,几个月的时间就长大了。不过,两只山鸡任凭怎么吃也不像其它的鸡那般肥壮,它们的身材保持得很好。每一天,当我打开鸡圈门的时候,所有的鸡都会迫不及待地挤向圈口,一只接一只跳到小木板上,再扑扇着翅膀飞下来,飞进暖暖的阳光里。

  一天中午,只听见一阵“噗噜噜”的声响,我循声望过去,一只山鸡飞到柴垛上面的屋顶上。又一阵“噗噜噜”,另一只山鸡也飞上了屋顶。一会儿,它们又相继飞到屋顶边的扶桑花树上。我欣喜地看着它们在树上啄食,心里觉得它们的姿态是那样的高傲。其它的鸡在栅栏围起来的小圈子里自由自在,两只山鸡站在更高处享受“一览众山小”的无限风光。父亲也发现了,来串门的邻居们也发现了。两只山鸡一跃飞起的那一刻总是会引起大家的惊叹。

  我想,先前同化的想法真有些幼稚。山鸡就是山鸡,从一颗蛋开始就是。它们骨子里野性十足,向往自由,向往属于自己的那片天空,这是无法改变的。像一只小鹰从小被养在鸡群里,终究有一天它也会飞翔是一样的。

心要飞翔便不可阻挡。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