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粒沙

我是小小的一粒沙子,流淌在生命清澈的小溪里,反射着太阳的光芒

 
 
 

日志

 
 

7.  

2017-03-05 12:22:46|  分类: 原创之生活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

元月二十三日早上,我的腰部和臀部酸疼得厉害。头天晚上,护士将我的床升起来,我半靠半躺着,因为一整晚都无法动弹,入夜前什么姿势,早上还是什么姿势,重心就压在了腰与臀上。早上交班的时候,护士检查我的身体发现有压红的印迹,将床的高度调整后,又几个人将我拖起,再帮我助我侧躺,背部用枕头固定起来。

原来冲丙种球蛋白,后来医生看我的状态没有明显的改善,改变了治疗方案,叫家人签了激素冲击的通知书。每次冲击激素,对身体是一次彻底地破坏和毁灭,抵抗力越差,恢复起来更不容易。这有点像癌症病人的化疗。目标是正确的,副作用也是不可避免的。800毫升的甲泼尼龙冲到体内,我一下子又被打回原形。面部与四肢的肌肉都有些麻木,沉重,仿佛不是自己的一般。整个人就是一滩烂泥。手不能动了,脚无法自如伸缩了,呼吸缓慢而费力。护士将注射器里的水一点一点推给我喝都无法下咽,我得像小鸡喝水那样将那一点点水在口腔内咀嚼,才能缓缓咽下去。服一次药,喝一次水,护士都得耐心的花上好半天功夫。

“这就是你现在的身体,你得接受它!”我对自己说。又一次,我感觉体内的一个自己轻轻地飘飞起来,在半空俯视着病床上的另一个我。她望见病床上被各种仪器捆绑起来的我,头发凌乱,一脸的疲倦,跟着呼吸起伏的胸腔那样微弱,身体就那样直挺挺的。她的眼里充满对肉身的我的怜悯。这一直受着折磨的肉身,每天不得不靠药物控制。当病情反复的时候,它无法像正常人一样轻松地抬起眼睑,清晰地看清面前的事物,无法完成最简单的微笑,无法顺畅地完成最平常的呼吸,无法顺利地吞咽咀嚼食物,无法发出声音,无法完成生活中穿衣,梳头,刷牙的小事情,更不能像正常人一样翻身,坐立,行走,甚至奔跑。此刻的它又一次中了魔法。这就是真真切切的属于我的身体。过去,我排斥它,讨厌它,对它充满愤怒和绝望。如今,我却能够面对它了。这样的挫折需要隐忍一些时候,需要我以平常的心态去面对。它已是我生活里不可避免的一部分,是我生命旅途中的一段。

“每个白昼/都要落尽黑沉沉的夜/像有一口井/锁住了光明/必须坐在/黑洞洞的井口/要很有耐心/打捞掉落下去的光明”。身体被紧紧束缚在这狭小的病床上,可是,我终归知道,内心深处的自由是任何魔法,任何困境都无法阻挡的,它仍旧能够在广阔的天地里驰骋。

想起去年一天的午后,在村前的小木桥桥头那片开阔地上,大片大片的三叶草开着球状的小白花,叶子绿得仿佛要流出浓浓的汁液。田野里翡翠色的油菜结着饱满的菜包,谦虚地向前匍匐着身子。小河边的垂柳悠闲的甩着一根根发辫。邻居家的小男孩敬泽,姨妹小爱和我,我们一起放风筝。漂亮的风筝飞上高空,在蓝天里如鸟儿一般自由自在。我一手拉着线,一手转动线轱辘。只听见风吹着风筝塑料材质的身躯和长长的尾巴哗啦啦的响。那响声如春风一下子吹皱我心的湖水。我们仰望着,我的发丝和衣袂都飘飞起来。我想,等我我从ICU出去,回到家里,我一定要买上一只风筝,然后带上小侄儿和小侄女到田野里去,将它放飞到春天里。

还有我久违的自行车,没有我的陪伴,它一定很不习惯了。丢掉拐杖,学会自己走路,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迎着风酣畅淋漓地骑自行车行一段路程。经过自己的努力,那一天清脆的铃声在村前宽阔的柏油马路上脆生生的回响。借助自行车的惯性,我轻轻一滑,脚踩上踏板,一圈一圈地用力蹬。夕阳西下,几头老黄牛静静的回味着口中咀嚼的谷茬绿苗。刚冒出泥土的麦苗也绿得可爱。天空一片碧蓝,悠悠地飘着几朵白云。北风轻轻地歌唱,摇曳着路边的衰草。我不停地摁着铃子,那铃声真的太好听了。从此以后,只要身体好些,我就一定和自行车相伴出行。

我又想到家门口水田边飞翔的白鹭。在众多的鸟雀中,我是最喜欢白鹭的。这些年,就是在冬季也能看到白鹭的身影。每天早上醒来,听到竹林外传来它们高亢的叫声,我就能想象它们在雾色或朝晖中飞翔的优美姿态。很多时候,我喜欢静静地伫立在巷道口眺望它们。看它们在水中漫步,看它们在草丛中凝望远方,看它们自空中划一条弧线翩然而下,看它们成群翻飞过青葱的山前。耕作的时候,一只只白鹭在拖拉机周边低徊,新翻土块间啄食,我带侄儿去看小侄儿远远地跑去追逐,成群的白鹭轰然惊飞。我自己呢,也仿佛跟它们一起扇动白色的翅翼飞到远方……

美美的想着这一切,不知不觉肚子饿了,望了一眼床边小桌上静静摆放的午饭——一碗稀粥。它一动不动的呆在那里,我却拿它没有办法。护士几次过来询问喂饭,但我的上下颌无力,喉咙里感觉加上一道厚厚的门,呼吸很累,无法脱机。暂且还得忍受,缓过来一点再说。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插胃管。如果这个时候能够听一点音乐该有多好。最好是我喜欢的古琴演奏家巫娜的曲子,《月下流泉》,《心印自然》,《茶佛一味》,《岸芷汀兰》,《空谷幽涧》,《水墨烟云》……沉郁浑厚的古琴音宛若云中飘来,似流水在心头轻轻滑过,又仿佛幽幽的花香沁入心脾。没有古琴曲,来几首古筝也是好的。一个人呆在家里,我就听几首乐曲。音乐同样能够将你带到一个自由广阔的天地。如果ICU里每天有个音乐时段,病患一定会恢复得更快些。

思绪没个方向四处飘忽,嘴巴大口大口吸着氧气。当哥哥带着侄儿和侄女走了进来,才知道探视的时间到了。看见他们,被隔离起来的我,心里要舒坦得多。长期一个人就这样躺着,没有交流,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做,一日一日地,倒像是呆在集中营一般。感觉,对自己的心智,对生活的意志力都是一种极大的考验。本想跟两孩子说说话,可是呼吸无力,浑身不舒服,只得作罢。他们拉着我的手,问我好些没,我对着他们点点头。更多的问题由哥哥在一边作答。一会的功夫,护士催促家属离开,哥哥带他们出去,小侄女向我挥挥手晃着她的两个小辫子一蹦一跳的。“我要做一个任性的孩子!”望着侄女快乐的身影,我突然想要写几行不成文的诗句——

如果再次回到童年

我要做一个任性的孩子

不要乖,也不要听话

 

我要和春风一起嬉闹

不知疲倦,四处疯狂

我要和流水一起欢笑

放浪形骸,无所顾忌

 

我要玩得忘却归家

也忘却天已很黑

让父母的呼喊扯破苍穹

让他们费劲地将我找寻

 

如果再次回到童年

我要做一个任性的孩子

最任性,最淘气的那一个

 

  过去的我,真的太乖了,听父母的话,听老师的话。生了病以后,哪里也不能去,而且一病那么多年,心里有些悔。过去的我,为什么就不淘气一下呢?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