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粒沙

我是小小的一粒沙子,流淌在生命清澈的小溪里,反射着太阳的光芒

 
 
 

日志

 
 

10.11  

2017-03-05 12:29:23|  分类: 原创之生活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

三十晚上是家家户户团圆的日子,很多不怎么严重的病人都匆匆赶在头一天出院了。大多医生也休了年假。喧哗的过道上一下子冷寂了很多。我所在的病房中间也空了一个床位。靠窗子边是一位脑出血导致半边瘫痪,神志还未清的大妈。她的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守候在床边。

父亲和对面的姊妹俩谈话,也谈着这个不一样的节日,谈着医院下午四点钟就得打饭的话题。对于过节,我心里早已没有儿时的那份雀跃了。这么多年,春节在医院里过,中秋节在医院里过,端午节在医院里过,就是生日也不知道在医院里过了多少个。那些热闹的节日,远远的,和我隔着一条河。生活中的各种都是如此,我倒也习惯了做那个旁观的人。不能参与其中,就用自己的眼睛和心去触摸,去体味。这样一来,反倒不觉得有什么遗憾了。

晚饭前,哥嫂打电话来要接父亲去他们那边吃团圆饭,然后再给我捎过来。因为我整个人无法动弹,吃药,喂水,翻身,方便,这些都离不开人。父亲没法去,让哥嫂先吃再将饭菜带到医院里来。傍晚时分,病房里很是温馨。哥嫂和侄儿侄女都过来了。哥哥把床升起来,推起床尾的小桌子。嫂子将一层一层美味的佳肴摆放在上面。父亲和哥哥又将我拖起来,用枕头垫好,将我调整到合适的位置后,小侄儿和小侄女争着给我喂饭。他们俩很有耐心地给我喂上一勺汤,看我慢慢咽下去,再喂我一些好嚼的菜蔬,然后又加一勺煮得很软的米饭。感觉好极了。终于可以吃到其它味道的食物了。吞咽虽有些困难,不过还好能够下去,倒也没有被呛到。

冷清的病房因为有两孩子的打闹倒一下子增添了几许生气。我的头很痛,四肢周身都沉重酸痛。俩孩子玩累了又跑到我的床边来,一边一个给我按摩手臂和腿。六岁的小侄女皓镧很有耐心。有他们陪伴在身边,感觉好幸福。

哥嫂带孩子们离去后。只听见周围焰火陆陆续续爆破的声响。我微微地转过头,心存侥幸,希望能通过玻璃窗看到一些焰火绽开的影子。但是,什么都没有。玻璃窗外是对面住院大楼的黑黢黢的阴影。我又转过头来,却望见了在床栏杆边椅子上疲惫瞌睡的父亲。白炽灯下,父亲的脸有些灰白,双眼周围是深深的黑眼圈,这些日子窜起来的头发像刺猬身上的芒刺散乱地放射着,似乎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全都白了,不是雪那样晶亮的白,却像雪一般清晰地落在我的心上。那张熟悉的而又陌生的脸,那一双逐渐浑浊的眼睛,那一头瞬间苍白的头发,一幕幕一帧帧不断闪现——我记得好像是在那次送我上学的车上,是在背我过泥石流的泥浆淹没的公路上,是在接送我上下班的路口,是我躺手术室外面的走廊上,是在ICU外大厅的椅子上,是在我紧掩的房门外……对于父亲,我有太多的亏欠。对于亲人和朋友们,我也有太多的亏欠。

不过,春天的脚步近了。我知道。

 

                    

                                

                              

                11

我听见快乐的欢笑声——

又一次,我和儿时的很多伙伴一起相约着去山里玩。好像是沿大河边的林荫路一直向下到达村里的西山地。很熟悉,又觉得不是曾经看过的样子。走过一片开满松花的坡地。再转入一片深幽的山谷。那是我从未到过的山谷。到处是黄灿灿的花朵,是我最喜欢的太阳的颜色。密密麻麻的,没有一点儿缝隙。那花是百合的模样,又不像,感觉要细碎许多。

我走在前面,对着遍野的花儿喜出望外。不知何时,面前出现了一条小河。小河的两岸也是那种黄的花朵,像是小河的花边。河里有很多条两头尖尖的褐色船只,船上也全是黄色的花儿,如同从船上直接长出来一样。船上有很多着古代衣裙的女子,她们欢快的笑着,对我呼唤着。好像我很久以前就跟她们熟识了。

“我就下来!”我答应着她们,一手拉住从大树上垂下来的一根藤蔓(藤蔓上也一溜儿全是黄色的小花。),然后像泰山一样轻松地荡到河里的一只小船上。我把同伴们都带上了我所在的小船上。小船向前驶去,一路都是绮丽的景象,风姿绰约的女子。不知什么时候,我们的船只上多了一个向导。那向导倒有些李逵的气势,手中还拎着一板大斧。他带我们又转入另一条河流。奇异的是,河流的上空竟像是用剪刀一分为二的。左边是前面瀑布飞溅的水雾,一片迷蒙,而右边却是阳光直射。真可谓是“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后来,很多女子邀我们去玩,应着她们的呼喊,我们便又掉头驶入花海的河流……

夜里窗边的大妈没有一直哭闹喊叫,这一次我倒好好睡了一觉。醒来,对梦境中的一切回味不已。

父亲见我醒了,从旁边的小床上一骨碌爬起来。我让父亲将我伸直的双腿拉过来撑一下。父亲拉了右脚,又拉左脚,在我撑起的两腿边上掖进被角镶好。

父亲给我梳头,用他那双显得笨拙的双手。因为长时间没洗头,我的头发大把大把的被梳子刮了下来。

“不知道,我家的小燕子回家了没有。”我突然很挂念家中梁上的燕子。

“应该回来了,就快打春了!”父亲说到。

 病房里又安静下来。窗外的晨光越来越明晰,一切感觉又都是新的了。

是啊,春天就到了。我说过,没有人能够拒绝春天的。想必,来凤山上的茶花已是满园春色了。待我回到家的时候,竹林边的那一棵玉兰树想必也正开满紫色的花朵迎接我呢。还有村子里粉红的桃花,洁白的梨花,火红的木瓜花,那经受过风雨倔强生长起来的一片片油菜田,也一定漾起金色的波浪来……

 ——《梦里花开》到此结束

这是我春节期间住院的经历,二十多天,又经过一轮抢救。回来后特别疲倦,身心再次被颠覆。我又得从头开始。但是,我不再排斥了。不管怎么样,人生总有希望。这次住院,又得到了很多朋友的帮助。一路感动。非常感激。新的一年,加油!

 

 【不知道什么原因,这篇文章发了好多次都说违反网易条约,一直都没法发上来。现在只能将各个部分分开发。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