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粒沙

我是小小的一粒沙子,流淌在生命清澈的小溪里,反射着太阳的光芒

 
 
 

日志

 
 

初秋  

2017-08-22 08:02:04|  分类: 原创之生活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场秋雨一场凉。拂晓,持续几天的雨终于停歇了。走在原野间,阵阵意袭来,不由得将手臂抱于腹。白鹭高亢叫着,一种不知名的鸟儿拉着叹息般的长音,玉米地里麻雀和其它鸟儿正在聒噪,稻田里也起伏着虫子的低吟,这些生灵的合奏,对比夏天少了喧闹活泼,在秋晨里清幽沉静。未曾遇见最初的一叶,却也觉察到了稻田间逐渐泛的嫩黄。原野尽头是一个个齐整的小村庄,村庄后面仍葱翠的青山。山上正缭绕着飘渺的云雾。一切是那样的安静。

“荷叶生时春恨生,荷叶枯时秋恨成。深知身在情长在,怅望江头江水声。”或许,秋的确让人伤感。一年的光阴,进入秋便要走向结束。许多的植物,遇上秋,也就预见了凋零。我们想延缓秋的步履,可是又怎能够挡得住这天地间亘古不变的规律?每个人都会走到生命的秋天,走到化为尘埃的那一端。不过,这一年,小表弟走得实在太快,走得太早。他再也看不到这个秋天的样子了。这些天来,我的睡眠很糟糕,老是想着小表弟的样子,浓黑的眉毛,饱满的脸庞,永远气定神闲的表情,嘴角微微漾着的笑容。他的离开是如此的不真实。他的身体那么好,感冒发烧怎么会要了他的命?还记得小时候,家里穷,表弟没有背心,没有衬衫,穿一件没拉链没纽扣的外衣,不管天晴下雨,胸膛和肚子老敞在外面。可是,他却从来不生病。长大了,成了家,有了孩子,小表弟的身体也一直很强壮的。他才三十二岁,上有老,下有小,孩子才一岁半,没想到他就这样匆匆离开了。这样一个善良实在的人,就那么走了。望见姑父和姑姑两鬓的霜雪,望见表弟媳怀里孩子澄澈的眼睛,我知道,小表弟是再也没有春恨秋恨了。他活着的时候就不管春恨秋恨的,每次来看我,他都宽慰我,让我像他一样快乐地过日子,过好每一天。是呀,人生无常。我们都要过好每一天。一步步艰难的跋涉,一次次从生死线上抢救回来,如今,我的身体日渐稳定了,能够顺畅呼吸,能够顺利咀嚼,能够自由行走了,早上起来能够看到窗外的翠竹,看到这广阔的原野和青山,能听见鸟鸣,听见流水的声音,我应该像小表弟说的,要快乐。但是,这么多天来,我的心里还是特别沉。八月四日,各种植物蓬勃生长的时候,四野一片葱翠的时候,小表弟就这样走了。

才几天,八月九日,又一个不幸的消息传来,同学丽仙的丈夫离开了。还记得上次我到医院去复查,碰到他们夫妻俩。丽仙的丈夫刚出院,气色还好,精神不错。后来丽仙告诉我,他们又接连几次入院。我想着,等他们回来就去他们家,去看看她的丈夫。没想到,就这么几天的功夫,他就走了。丽仙说,从昆明住院回来,丈夫吃了很多东西。我不想往那方面去想。可是,一次又一次接连不断地住院,丽仙的丈夫是有想法的。他应该清楚肠粘连导致的肠梗阻是不能吃那么多东西的。可是,他还是什么都吃,面包,水果,肉。结果连夜送到医院。临走的时候,他对丽仙说这辈子害苦了她娘三个。当我和几个同学到达丽仙家,乡邻们都在帮忙。大伙忙得差不多了,也有说笑的,也有划拳打牌的。像姑父说的,走的人走了,活着的人还得继续活下去。大家都在安慰丽仙,要她坚强,为了俩孩子勇敢的走下去。其实,我知道,丽仙是不会垮下去的。七年前她没有垮下去,现在也不会垮下去。七年前的车祸,差点要了丈夫的命。医生让她放弃,把治疗需要用的几十万钱用在俩孩子身上。可是她没有放弃,硬是把丈夫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大大小小十二个手术,很多器官摘除,丈夫的脚也受到严重的损伤,一边碎裂,一边也连皮带肉都没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家庭,一个家的重担,丈夫,儿女,丽仙一个人撑持着整个家。跟她在一块,她是那样健谈,那样开朗,根本看不出她是经历了那么大苦难的人。她说去年好不容易盖起了新房子,砌好了砖墙,苦日子都熬过来了,好希望一家人就这样过下去。谁料现在又落得个人财两空。他多希望丈夫再多活几天,哪怕是十天都好。看着山上那些云雾,一会儿如一条滚滚向前的河流,一会儿又如绸带,随后又似轻纱一般飘渺。我想,世事就如同它们,让人捉摸不透。

漫无目的地沿着田间的机耕路走,我看见田里的稻子谷穗都低垂着,再过不久,经过几番秋露和秋霜的浸染,必定又迎来金色的丰收。小表弟种下的稻谷,体弱多病的姑父姑姑,还有从缅甸娶来不懂生计,不熟悉农活的表弟媳,不知道他们将要怎么办。还记得那天,表弟从重症监护室里被推出来。表弟媳用她那不流畅的汉语喊着表弟的名字,让他不要死,让他快起来。表弟没有任何的回应,仍旧沉睡。弟媳瘫倒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我抱着她,紧紧抓着她的手。“表姐,我该怎么办?”弟媳突然安静下来,望着我。“好好把孩子带大。”我对她说。她听懂了我的话。“表姐,我听你的。”丽仙的孩子已经十多岁了,两个都很懂事,很体贴。丽仙也很能干。她的路再艰难也会慢慢的平坦起来。而表弟媳,一切对她来说都是未曾涉猎的泥沼,她得一步一步地摸索着前进。我相信她从这个秋天开始,也会日趋坚韧的。秋天也是瓜果走向成熟的季节,是枫叶逐步染红的季节,它会以它的绚烂点染人们的心灵。

天空不知什么时候暗下来,只听见几声高亢的鸣叫,我抬起头,看到几只白鹭正在拍打着翅膀,在乌云的衬托下,那身姿更显得矫健昂扬。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