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粒沙

我是小小的一粒沙子,流淌在生命清澈的小溪里,反射着太阳的光芒

 
 
 

日志

 
 

一块广告牌的入侵  

2017-08-27 17:21:03|  分类: 原创之生活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夕阳下了山,微微的有点风,凉凉的。刚结束高一军训回来的宏婷和郭赛,小嫂子与我,还有小侄女,我们几个人悠闲地在原野间宽阔的机耕路上散步。入秋了,四野还是一片养眼的绿色。平整的田畴,田畴尽头齐整的村舍,村舍后连绵起伏的山峦,山峦上方云霞舒展的天空,俨然一幅美丽的乡村画卷。这不,很多人都被这自然的画图吸引了。人们三三两两结伴而行,有步履蹒跚的老者,有打扮得入时的小媳妇,有穿着运动服跑步的青年学生,也有滑着滑板或骑自行车的孩子们。因为暑假,散步的人更多。溜达的人群不光有村子里熟识的乡邻,还有很多在小镇上做生意的外地人。人们尽情地享受着这傍晚时分的惬意,放眼不加修饰的田园风光,呼吸新鲜的空气,一边走一边快乐地聊着天。

“覆盖广才真快,好网络一直领先!”

走近村口的时候,宏婷一板一拍的大声念着。

“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广告语?真是破坏了风景。”

郭赛接着说到。

“就是,就是,破坏了风景。”

不谙世事的小侄女一边跳着,一边仰着小脸望着郭赛和宏婷跟着说到。

我没说什么,这段时间,很多人都发现了那块新增加的中国移动广告牌,大家或许觉得没什么影响吧。而我,跟孩子们的感觉是一样的。的确是破坏了风景。这广告标语就在源源家菜园子的围墙上,围墙将近二十米长,高度两米多,整面墙全被涂染了,蓝底白字,因为就在村口的稻田边,很是显眼,老远就望见了。

看着那条广告语,不由地想到国画课上老师讲的败笔。即使先前的泼染勾勒如何完美,一幅画中如果出现了败笔都将是糟糕的作品。比如,一株梅花中出现了九十度的出枝,画面就显得生硬,不灵动了。高超的画家会想办法补救,像画兰花的破凤眼一样,一“破”而逆转。但是,很多时候还是无法补救的。自称十全老人的乾隆皇帝,一生收藏了多少名家书画作品。他多才多艺,有深厚的书画功底。他喜欢在收藏的书画作品中题诗,盖章。殊不知,就因为他的一首诗,一枚章,破坏了整个画面的效果。国画讲究留白,因留白而空远灵动,乾隆皇帝随意在留白处施展自己的才华,反而让画凝滞堵塞了。

当然,在农村人们不会计较一块广告牌的入侵。今年夏天的时候,我曾经和一个朋友到她的亲戚家去。她告诉我亲戚家所在的村子也是一个特别美丽的小村。走在村子间的青石板路上,真的让人舒服。村子很小,但是环境清幽,背靠青山,其余三面被绿色的田野环绕。村子中间一条清澈的小河潺潺地流着,鸭鹅成群,河边是葱翠的竹林。经过村里的人家,门口有各色的花儿正在开放,一个个瓜架绿茵茵的,上面坠下无数个水灵灵的小瓜,房子间的菜园子各种菜蔬也一片葳蕤。我们往亲戚家走,没想到一路上村里的电杆上装了好几个看男科看妇科的广告牌,真有点扫兴。更扫兴的是,中午跟着亲戚家十多岁的小女儿到河边洗衣服,小河水竟然浑浊了。小姑娘说村后的大山里建了一个厂,这水浑浊是厂里的废渣排在里面造成的。很多时候,家里还会落一层黑色的灰尘,那是厂里的烟尘,虽然隔得远,风还是把它们刮了来。朋友跟我说,过去小村很贫穷,自从建了厂,村里的青壮年都到厂里上班,收入稳定,日子也好起来了。如今,家家都盖起了新房子,村里的路又宽又平,不像再是过去的那种牛屎路,一下雨,没个下脚的地方。

是的,大家的生活好了,物质不断丰富,不过随着文明的进程,我们对自然却不断地入侵。看了王开岭老师的《古典之殇》后,我觉得生活这个西南边陲小镇的我们是多么的幸福。清晨在众鸟清脆的啼叫声中醒来,出门就是绿色的山野,抬头是碧蓝的天空,晚上是此起彼伏的虫鸣,是皎白的月光。可是,如果我们不珍惜,垃圾仍倒在河里,倒在山野的路边,如果我们不断地使用塑料袋,如果我们不注重开发过程中的环保,美好的一切将成为林清玄先生所说的记忆中的版图。

自然的入侵令人担心,如果是人们心灵上的入侵呢?前不久,我带着俩孩子出去玩。我们经过一片稻田,稻田中有一片荷塘,荷塘的荷花开得很美。我便她们俩去看塘里的荷花。孩子们不时地惊叫着,几个人正看得如痴如醉,没想到远远地跑来一位老大妈。她气喘吁吁地过来,问我们有没有摘她的荷花。事先,我就跟俩孩子交待了,可远观而不可摘了玩。孩子们也很懂事。没想到,大妈看到我举着手机拍照,要收五元的拍照费。我有些茫然,不知道路过风景,拍几张照便要收取费用。表弟的女儿朝霞没等我跟大妈理论完,便把自己的零用钱递了过去。我还想争论,后来又止住了。大妈那气势,那样喋喋不休,真的没法跟她讲清楚。我只得跟俩孩子说,就当她们给老奶奶一点帮助吧。后来我还跟她们说了些社会上人们做好事反而吃亏的现象。我不知道,这样是否会她们的心灵上空飘过一片灰色的云翳。因为在我们生活的地方,邻里之间种了瓜果菜蔬,都是你送给我,我送给你,不收钱的。遇到什么事情都是七手八脚,相互帮忙。可是,通过电视,通过网络,我们认识到外面的世界,她们长大后所要面对的世界,不是我们现在所生活的样子。因为拍了她们家的荷花就要收费的老奶奶,她们家所在的地方是旅游胜地,虽然不是中心,也是其延属范围,大家的经济意识当然也很强了。但是有一点我能够确定,过去老人所生活的地方,并不会因为看了她们家的花就要付费的。跟那些造假的,用激素催长家畜家禽的,用化学物让食物变得光鲜的,老奶奶的的行径可以说是不算皮毛了。

“姑姑——姑姑——”

小侄女从郭赛身边跑过来拉着我的手。

“怎么啦?”

“什么是破坏呢?”

“破坏呀,就是把好的弄得不好了,把美的弄得不美了。”

“那人们为什么要破坏呢?”

为什么呢?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