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粒沙

我是小小的一粒沙子,流淌在生命清澈的小溪里,反射着太阳的光芒

 
 
 

日志

 
 

早市  

2017-09-16 11:05:25|  分类: 原创之生活之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不是小镇赶集的日子,街子上除了林立的各家商铺外,没有挨挨挤挤高声叫卖的小摊。还有些早,整条街显得静寂,来往的人和车甚是寥落。不过,菜市场一直都是热闹的,烟火中的人们每天的菜蔬必不可少。当我到达菜市场门口的时候,朝阳的光辉从黑色的云朵间透出来。那一刻,感觉整条街都亮堂了。人们的脸上,发丝上,身上,暖暖的阳光像春天的花儿蔓延开来。不由得想到海子的诗——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走进菜市场,照常先经过一条狭窄的小巷子。此时买菜的人早已挤满了巷子,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有的正在挑选菜蔬,有的在讨价还价,有的在过秤,有的拎着大兜小兜的菜侧着身子从人群中挤过。熟识的人见了热情地相互打着招呼。小巷子里卖菜的都是本地的农妇,她们种了菜蔬便挑到街上来卖。你看,正是夏末秋初瓜果成熟的季节,紫色的茄子,水灵灵的嫩南瓜,尖尖的辣椒,表面上有着绒绒小刺的锥子瓜,绿得发亮的小苦茄,它们或盛在竹箩里,或放在袋子中。鲜嫩的小白菜,青菜,嫩生生的韭苤菜,红褐色的芋头荷,水沟边找来的香菜,山里头挖来的鱼腥草,地里长出来的红色地旱菜,还有芫荽和葱,一把一把洗好了的,都用绿色的棕榈叶撕成的小条绳捆扎起来,整整齐齐的堆着。人们大都喜欢光顾这些小摊,一来好讲话,多一角少一角,卖主不是很在乎,二来菜蔬都是绿色健康的,没有农药和化肥。买菜的时候你也会经常听到那些大妈大嫂们对买主推销她们的菜蔬——不要看菜叶子上虫眼多不中看,有虫眼的吃了才放心呢。如果要我推销的话,我还得加上一点,这些菜蔬吃起来格外甜,格外鲜,都不用放鸡精味精调味的。好朋友艳每次回家来,第一件事就是到妈妈的菜园子里找一大把绿色的菜煮上满满一大碗吃个够。

“我想找一些本地酸茄!”

有一个外地口音的中年男子打我身边经过,一边回头跟问他买不买菜的大妈说。

“我这里有!”

一位大嫂答道,即刻提着塑料袋里五六个本地酸茄到那男子跟前。

“太少了,我要二十多斤!”

“送人吗?”

“嗯!”

“你来迟了,今天早上的本地酸茄不是很多,都被人买走了,你明天早上早点来!”

他们所说的本地酸茄也就是我们当地人种的西红柿,我们叫它老绵茄,或老品种酸茄。我自己每年也在房檐下种一些。对比市场里从外地进菜蔬来卖的菜摊上的西红柿来说,本地酸茄味道很好,它们都是阳光下熟透了的,轻轻地撕开皮就看到很沙的肉,吃起来酸中带甜。外地来的西红柿就不一样了,它的皮用手很难撕开,触摸着是硬的,切开来,底部还是绿的。做菜的时候,外地西红柿要在锅里翻炒很久,而本地的稍微拌一下就可以了。当然,它们的形状也不一样。外地的圆圆的,像一个个红灯笼,表面光滑,而我们本地的则是扁的,不规则的,西红柿顶部大都有凹下去的不规则的多边形纹路,侧面有褶皱,个头也很大。另外的优势便是天然生长,不催熟,完全用农家肥。从春天栽种到夏末成熟,差不多要半年多的时间,所以本地西红柿要六元一斤,外面的只卖一块五,或是两块。虽然有点贵,大家还是争相购买,有的买了送朋友,有的则给在外地工作的儿女们寄过去。

我跟一个大姐买了两把红色的地旱菜,提着往里边走。

“阿在,这么早来买菜呀?”

邻居阿嫂也来卖菜了。

“阿嫂,您也早呀!”

阿嫂的小摊上有黄瓜,百合,葱,芫荽,小白菜,豆角。

“阿嫂的品种很多哦!”

“也不多,相互搭配着,一种不好卖呢,或许其它的好卖些!”

六十多岁的阿嫂很勤劳,为了不给孩子们添麻烦,多少年来她自己种菜卖。阿嫂家的一个大菜园就在我的窗外。早上,很多时候我都在阿嫂浇菜时的泼水声或是清脆的挖地声中醒来。有时候下着雨,阿嫂都没戴雨具,仍然挖她的地,我见了都心疼,劝她赶快回家。太阳特别大的时候,我又常常看见她在菜园里薅草。有时,夜已经很深了,阿嫂还在打着手电浇菜或是摘第二天要卖的豆子之类的。地里种大豆,种玉米,家里喂鸡喂猪,几个菜园子轮着打理,儿子和儿媳妇们不在家,都是阿嫂一个人忙活。孙男孙女小的时候照顾他们,现在孩子们上初中高中了,阿嫂又得服侍七十多岁的丈夫。丈夫的脾气很不好,隔三差五的对她发火,摔盆子摔碗的。阿嫂呢,来不及抱怨,像她说的,人嘛,要吃要穿,自己的事情还得做。

过了小巷子,便是宽敞的菜市场内部了。定春嫂子和娜的菜摊子就在第一家。定春嫂子一手捧着碗,一边在过秤。娜呢,正在忙着给顾客装菜,找钱。

“生意好啊!”

我跟她们打招呼。

“好呢!”

两个人微笑着回应我。

“吃早点了吗?”

定春嫂子收了钱,转过头问我,又捧起她的碗。

“吃了!”

“今天我搅了稀豆粉。”

“真不用,我吃了!”

“自己磨的豆面,尝一尝!”

嫂子说着跑到她卖干货的铺子里立即盛了给我一碗稀豆粉。味道的确很好。比市场上豆面搅的要香、

“今天菜蔬很新鲜,刚进的吗?”

我看见娜从摊子一边走过来。

“是啊,凌晨两点多就去进菜了!现在只想睡个觉!”

娜一边笑着,一边直摇头。

“瞅空就眯一会!”

我在她们搭的板子上坐下来。到街上来,有事没事,我都会到她们的小摊上坐一会。也只有她们忙活的间隙才能聊聊。晚上,她们回家又要洗衣服,又要照顾孩子的,根本就没空。娜坐到我旁边来,她跟我说女儿今年上高中了,压力还真大。定春嫂子走过来戳了她的脑门一下,我们几个人相视而笑。

坐了一会,我买了侄儿和侄女喜欢吃的茭瓜和淮山药,买上一块白豆腐,又转到肉摊那边去买肉。我习惯性地朝那个一边眼睛有些斜视的大嫂肉摊走去。大嫂卖的猪肉也大都是本地的。肉摊前已经有好几个人了,大嫂麻利地用尖刀分割着顾客要的肉。

“妹子,今天要割什么肉?”

大嫂一边忙活,一边抬起头跟我打招呼。

“我买了山药,就砍两根排骨吧!”

“多砍几根嘛,肉那么好!”

大嫂挥动刀,在排骨上方移动。

“我们人少吃不了那么多,过两天再来砍!”

我回答道。

“我要一块后腿,多砍点。”

摊子前面的一位戴着篾帽的阿姨说。

“我也要多砍点。”

背着竹篮子的大妈说。

“大嫂的肉每天都好卖!”

我笑着说。

“她的是本地猪,味道好。这猪就是我喂的,我们几个都说好了,今天一早就来分肉。姑娘,告诉你我一点饲料都没喂过。”

背竹篮子的大妈很是自豪。

“嗯,自己喂的猪是很香了。”

我对着大妈笑了笑。

拎着砍好的排骨走向市场的另一道大门口,正是蘑菇上市的季节,那里有新鲜的蘑菇卖。两孩子特别喜欢吃蘑菇,我打算买些回去。青色的鸡枞,大朵大朵的红菌子,黄褐色的奶浆菌,攒做一团的一窝鸡,看着袋子和竹篮中那么多的蘑菇,对采蘑菇的人立刻生了敬意。要知道,采蘑菇很辛苦,天不亮就出发,不知道得翻多少座山。虽说近水知鱼性,近山识鸟音,可是一般的人都找不到。从小到大,我自己都没找到过够做一顿饭的蘑菇。不要说我,就是父亲都找不回来。看到有蘑菇卖的时候,我就开玩笑让父亲找一些蘑菇来,父亲连连摇头。不过,外公倒是能找到的。暑假去外婆家,我们都能吃到外公采回来的蘑菇。

我一眼就望见了敏姐姐和阿珠姐姐姊妹俩,她们每天都有蘑菇卖。我很奇怪,好像蘑菇是她们自己种的一般。敏姐姐和阿珠姐姐挺能吃苦的,春天香蕈发的时候采香蕈卖,现在有奶浆菌了,又有得奶浆菌卖,过几天还有见手青和油肚菌卖。做一行有一行的窍门,蘑菇生长的季节,敏姐姐和阿珠姐姐都能赚好几千块钱哪。

“在我们这个地方,只要勤快一点日子是不难过下去的。”

突然想起上次和巧一起买蘑菇时,她这样对我说。的确,只要能吃苦,日子是不难过的。还记得几天前,我到菜市场买菜,一下子哗哗的雨倾盆而下,密集的雨帘中几乎看不到人们行走的身影。可是,背着蘑菇的农妇,披着蓑衣,戴着斗笠,微微弓着身子,陆陆续续地,她们从雨幕中走来……

等我买好蘑菇,早市上的人更多了。从菜市场出来,阳光更加灿烂,我感到异常的快活。以前一直住院,我喜欢一早去逛医院附近的菜市场,因为那种鲜活的气息,现在回到家,早上我也到菜市场来,我喜欢感受生活中仍旧没有消失的那种纯的味道,还有那些平凡人身上闪耀着的光芒。

                                                          017.08.28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