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粒沙

我是小小的一粒沙子,流淌在生命清澈的小溪里,反射着太阳的光芒

 
 
 

日志

 
 

对着清晨的阳光微笑  

2017-10-02 08:49:17|  分类: 原创之生活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晚睡得很安逸,一觉醒来已接近六点了。只听见窗外时断时续的虫鸣,竹林里的鸟儿也蠢蠢欲动了,村里的大公鸡此起彼伏已在履行它们每天报晓的职责。我静地听着秋天的声音,等待清晨的阳光亲吻我床头小小的窗。回家真好。就是这么一扇小窗也比医院的一大排窗子美妙得多,透过这小窗,我的视线能够不断地延伸。我知道,窗外阿嫂家的那一架佛手瓜又爬得更远了些,瓜蔓上的触须翘首向着天空的方向。我知道,竹林边的水田里,一只只白色的鹭鸶展开翅膀自由地滑翔,再一条完美弧线翩然落下。我知道,水田再过去,无边的原野(昨天从医院回来的路上所看见的)晕染着不同层次的金黄。成群的麻雀一定集聚在田边的草穗子上,或是跳跃在宽阔的马路上,当人们无意间走过,或是摩托车近前的轰鸣,麻雀呼啦啦一下子惊飞起来。翅膀拍打的声音很有力,很好听。偶尔,原野间会飞起一只长脚的秧鸡,或是金褐色的黄鹳。乌鸦一定又在某条电线上停歇着,用它嘶哑的声音增添秋的凉。田间地头,还有割草的人,挑着一担塞得满满的青草。早过了白露,蜿蜒的小河边,我最喜欢的茅草花又一次恣肆地在碧蓝的天空下绽放,在秋风中摇曳舞蹈……

秋天是动人的,我想。其实,每一个季节都是美的。这一年,自春节出院回来,我的身体一直都很平稳。在这段幸福的时光里,我存储了多少难忘的记忆。还记得春天的时候,我和孩子们在金色的油菜花地里放风筝。无羁的东风呼呼的吹着,一只只风筝抖动着翅膀越飞越高。我拉着手中的线,仰望着高空自由飞翔的风筝。因为风力太大,放线的时候都不好掌控。被风拉扯出去的线将手勒得生疼,如灼伤一般,但我毫不在乎。我的心跟着春风四处奔跑,跟着风筝一起飞翔。多少年的祈盼,一个久困房间的人终于走进了她所等待的下一个春天。多少年的祈盼,一个连手指头都不听使唤的人终于放飞了自己。更让人欣喜的,清明节在侄女的照顾下,我自己走到了母亲的坟前,望见了坟头绽放的杜鹃,多少年的心事释然。那一日,坐在母亲坟边,我听到了世间最美妙的音乐。风穿过参天的苍松,滑过鲜亮的树林,阵阵涛声时而缓时而急,各种鸟鸣随风飘到耳畔,一会儿是婉转的,一会儿是活泼的,一会儿是娇嫩的,一会儿又是明亮亮的。试想,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沉醉的呢?这个夏天,在小姨妹的陪伴下,我实现了近二十年以来第二次真正的出行。小姨妹陪我到黑鱼河看了那澄澈的各种形态下泉水的奔流。穿行在林间苔痕点点的石阶上,一路伴着流水激越的调子,伴着鸟鸣,伴着青草树木的清香,整个人都轻盈起来。我们在龙川江边看了柱状节里,那是火山喷发时留下的印痕。我们走上了野猪箐桥,那是一座古老的木悬臂廊桥。一直想要把自己彻底放逐于山水之间,可是因为生病,整个人被牢牢地束缚住了。去年三月,在表妹的陪伴下去了丽江。那一次,时时步步都得搀扶的。而这一次,我却能够一个人走很长的路途了。除了坡度大,上下的时候要小姨妹的帮助,其余的都是自己行走。夏末的时候,我和侄女们还去和顺看了荷花。无边的荷塘,田田的莲叶,映日的荷花,生命蓬勃的姿态,感动不可言说。每天早上或是黄昏,我的自行车后面载着小侄女,我们穿行在街市上的人流中,我们穿行在广阔的原野和绿色的山林间。小侄女唱着《陪你去看草原海》,稚嫩清脆的歌声在轻风中飘荡。

“你维持得还不错!”九月五日,遭受了感冒的袭击,我又一次被送进了ICUICU的黄主任又一次来到我病床边跟我打招呼,为我鼓劲。是的,真的很幸运了。进了ICU的门,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活着出去的。这一次,我很坦然,有一晚上竟然睡得很好,直到值班的赵医生来给我抽动脉血的时候才把我喊醒。李医生说我心态好,其实也不是,因为几个晚上都睡不着,实在太困了便睡了过去。第一次进ICU的时候,完全是昏迷的状态。在黑暗中游走的我,好不容易醒了过来。但也遭受了插管的痛苦,遭受了吸痰器的折磨。第二次是清醒的,听着周围机器嘈杂的声音,听着护士给其他重症病人吸痰的歘歘声,我的身心也在经受着煎熬。第三次也是完全清醒的状态,因为大量冲击激素,整个人又被打回原形,全身动弹不得,就是翻个身也无法做到。而这一次,我还好,高烧退下之后,我能够顺畅地呼吸,能够顺利地喝下护士针筒里打给我的水,我能够毫不费力地咽下家人从窗口递进来的稀粥,我还能够自由地翻身。躺在病床上,望着那一大排明亮的玻璃窗。看着晨曦的光辉一点一点将它们擦亮,又看着夕阳点燃它们,再又是一盏盏白炽灯隔开外面黑色的夜幕。我想到了小表弟,看到了他熟悉的脸庞。八月四日那天,当我和姑姑赶到ICU门外的时候,我给姑父打了电话,姑父让我们在楼下等着就好。过了好一会,表弟被推了出来。他睡得很安详,一点动静都没有,任凭家人如何嘶声竭力地呼喊。这一切恍如一场梦一般。望着小表弟的灵位,姑父摆上斋饭喊他享用,泪水一下子溢出我的眼眶。我一直坚信表弟会没事的,他那么强壮的身体,他那么好的人。可是,就那么两三天,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永远地离开了。临床十四岁的小男孩服用了农药,护士定点给他灌肠,可是他仍然很安静。十四岁的年龄,多好的青春年华啊!他可以自由地呼吸,他可以快乐地奔跑,他可以毫不顾忌地欢笑。可是,他却选择了这样决绝的方式对待自己的人生。医生说他恢复了也可能只是一个植物人,但也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小男孩最终在父母的哭泣声中被推出了病房,不知道他走的那一刻是不是带着很多的遗憾。生病的时候,我亦是男孩那般的年纪。青春,阳光,想想都觉得空气中到处都是芬芳。可是,一年又一年,一次又一次,病床上的输液管一滴一滴地将我的青春就这样漏掉了。我和许许多多的重症肌无力病友一样,我们一直在挣扎,为着遥远的一点点星光。“我们要坚强地活!”昨天下午出院回到家我收到了河南病友郧大哥的信息。郧大哥也刚刚度过了他生命的又一次难关,从ICU里平安出来。为了治病,家徒四壁的他一直没有放弃,这次治疗通过微信筹款,在众多好心人的爱心下终于解决了暂时的困难。我知道郧大哥坚持走过来是亲人们的不离不弃。就像我,这么多年,亲人,朋友,同学,邻里,还有许许多多素不相识的人,大家的温暖给予我更多的阳光,给予我的生活更多的色彩。我还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呢?我还有什么遗憾呢?九月三号,一夜高烧不退。父亲给我输液,喂我喝药,不停地为我给擦洗,又喂我喝粥,他守在我的床边一夜不曾合眼累得疲惫不堪。送进医院,哥嫂,妹妹,小姨妹,姨娘,大家都聚到我身边来,就是年幼的侄儿和侄女都懂得疼我,照顾我。从加护病房又转入普通病房的时候接到病友阿凤的电话,她告诉我她和爱人正在乌镇。阿凤给我发来很多乌镇的图片。我问她有没有去东栅?那是我向往的一个地方,我想着有一天身体好了要到乌镇走一走,去看看木心先生生活过的地方,去找一找先生的身影,去听一听他的声音。生活中有一些念想的支撑总是好的。虽然有些遥不可及,但是它总吸引着我们走下去。

   这一年来,我一直在找寻自己。不断地追问生活的意义。我懊恼自己的光阴无声地消逝,我懊恼自己给亲人和朋友们带来太多的困扰。在追寻的路上,我慢慢地发现,命运对于我来说是如此的眷顾。这一路走来,我拥有了那么多真挚的情感。这一路走来,我是如此地幸运。每天醒来,呼吸顺畅,能够自己梳洗穿衣,能够自由地漫步,能够听风的声音,听鸟的鸣唱,能够看到小树发芽,看到花儿绽放,这些平凡而简单的生活片段是如此的弥足珍贵。有时候,我们不能够轰轰烈烈,不能够给予别人更多的帮助,那么就好好感受每天所拥有的,感谢每天所拥有的,过好每一天,做好自己,这样也就足够了。那一晚,同学聪又来探望我。她对我说,其实每个人都差不多,我跟病痛做斗争,她们却在世俗的琐事间做斗争。仔细想想,我们很多人都没有超脱掉现实,没有放开自己。生病也好,生活的繁琐与困境也好,这也都是人生的组成啊。我们应该坦然地接受适应才好。

  不知不觉,窗户上映上朝阳红红的光。我的心中再次窃喜。拉开窗帘,让阳光照进房间里。我又忍不住推开了窗户。温暖的阳光倾洒在窗前的书桌上,一片耀眼的光亮,书桌上的小土罐里淡紫色的小野菊瞬间也着上了新装。那些小野菊花是昨天我到田野间的田埂上采摘回来的。回来真好。记得一个冬天的早晨,我能够从床上坐起来了。朝阳的光辉一样洒在玻璃窗上,我双手捧着那些温暖的光,不知道有多快活。后来,一次又一次,我做了调皮的孩子。医生嘱咐我不能受寒,我仍忍不住跑到外面去等待日出。每天的日出都是新的,每天都是充满希望的。站在窗前,此时我只想对自己说,和紫色的小野菊一起对着清晨的阳光微笑吧!因为,每一天是如此的美好。

                                                       ——017.09.15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