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粒沙

我是小小的一粒沙子,流淌在生命清澈的小溪里,反射着太阳的光芒

 
 
 

日志

 
 

腌腊  

2018-02-13 22:03:59|  分类: 原创之生活之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嫂自己做了豆腐,让我到她家盛一碗豆腐渣(大豆磨成浆后过滤余下的细小颗粒)煮菜吃。这些年,很多人家都买现成的臭豆腐腌渍,豆腐渣难得吃了。

咯吱——

我推开阿嫂家的木门。

金灿灿的阳光洒满院子,阿嫂弯着腰正用手中的筷子翻晒竹笆里切好的青菜。

“你等我一下,我把这些腌菜翻一遍再给你盛豆腐渣。”

阿嫂转过头笑着对我说。

“没事,您先忙!”

我在台阶边伫立,看阿嫂忙活。

院子里有三四个竹笆晒着切好的腌菜,其它的竹簸箕里有姜丝,有苤菜根须,有胡萝卜丝,有卷曲起来的白萝卜干,院子西面,墙边的铁丝上晒着满满一排还有些水汽的干腌菜,空气中悠悠地荡着它们的酸香。

蓝湛湛的天空湖水一样,太阳照在身上格外暖和。已是十一月底,再过几天就进入腊月了。这些天,各家主妇都忙着腌腊。前些天,小嫂子从地里担来一担水灵灵的大萝卜晒萝卜干,她打电话让我去吃萝卜。嫂嫂切着萝卜条,将好吃的萝卜头切给我们。九哥,几个串门的邻居,我们就着盐巴辣椒,只听见萝卜在牙齿的咀嚼下脆生生地响。

“哎呀——你怎么不拿一个大点的碗呢?”

阿嫂忙好,接过我手中的青花小碗,我跟在她身后到了厨房。

“阿嫂,我想看看您做豆腐的栅。”

“好,我带你去看。”

小时候,妈妈还在世的那会,家里也做豆腐。村里有一位表姑做豆腐做得好,人很和善,妈妈常常请她来帮忙调放石膏水。那位表姑满头银发,因为常常嚼傈僳族喜欢嚼的沙唧(槟榔和烟丝的混合物),嘴唇红通通的,一双小脚也很小,虽算不上是三寸金莲,至少也是玲珑的那种。印象中,院子里摆上一张大方桌,豆腐就在方桌上闸。锅里成形的豆腐热腾腾的都倒进栅里,上面还要压大石头。第二天早上,我们迫不及待地去看方桌上的豆腐。整整齐齐的一大块像一座白色的山兀立着。用手指头点一点,软软的,再戳几个小洞。巴掌轻轻打落下来,缩了手,仰起头,妈妈的笑阳光一样照下来。

我跟阿嫂到她的仓房里看了做豆腐的栅。其实就是一个四围的木框子,还有一个与之相匹配的木盖子。仓房中酝酿着腌腊的气氛。另一边,阿嫂带我看了她放置的豆腐。一层一层铺陈的稻草里,豆腐已经生出了软软的细细的小毛毛。旁边竹叶围着的一个大袋子,发酵的豆豉味也一阵一阵窜出来。还有一个披着很多麻袋的大家伙,我知道,那是一个土陶罐,里面是发酵中的甜白酒。

我们农村人,三餐里是少不了腌腊菜的。没有腌腊菜,就像菜里没有放过盐巴。吃饵丝,配腌菜。火烧粑粑,加豆腐。有了腌腊菜,吃起饭来才真正有滋味。农忙回来,一碗开水泡饭,就着豆豉,萝卜干,咬上几段水泡辣椒,就是山珍海味也不可比拟的。初中时候,我在外婆家。外婆做的水豆豉和泡辣椒是我最难忘的味道。下午放学回家,有时候外婆的饭还没有熟,我就吃饭团。外婆将捞起来的生米饭抟个大米团子放到灶膛里烧。烧熟了的饭团,掰开了,里面夹上豆豉可香了。有时候,外婆刚把一碗水泡辣椒摆上桌,我就抓一个吃起来,酸酸脆脆的,连手指头的泡椒水都被我全吮了去。

俗话说得好,勤劳的人家样样有。一年四季,餐桌上配上各种腌腊菜,从另一方面映见出主妇的持家和辛苦。像阿嫂,六十多岁了,仍旧每天在田间地头忙活。她家的餐桌上,光是搭配的腌腊菜就占了半个桌子。阿嫂有四个儿子,儿子和儿媳妇们在外面打工,或做生意,所以阿嫂每年的腌腊分量格外多。腌渍好,每个孩子家都分上一份。这也是母亲花在儿女身上的心思。初中毕业后,我们到外地上学。每次乘车,车厢里都是腌腊菜的味道。当然,其间也有我的一份。开学了,二姨给我准备一只小桶,把一大罐子的腌菜压了又压。玻璃瓶里也是满满的豆豉。塑料袋里还有干腌菜。回到学校,同学们一起吃。没到一个星期,一桶腌菜就见了底。现在想起来,格外温暖,甜蜜。

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我也学会了做腌腊。伙伴们最喜欢吃我做的腌菜。因为我不加糖的缘故,腌菜比别人家的要酸得可口。另一个,我的刀工不好,切的青菜茎块大,大家拿在手里可以一缕一缕慢慢撕了吃。其实,我最得意的是腌菜包豆腐。裹好佐料的豆腐,外面小心的用晒好的青菜叶子包起来放到土罐子里,吃的时候,外面的青菜味道好,里面的豆腐味道也不错。这些年,身体不好,自己也懒得做腌腊菜了。但是,餐桌上倒也不缺。嫂子的妈妈,每年都会给我腌渍一份豆腐和腌菜。二姨,小姨,姑姑也给我带来她们的成品。邻居们时不时地,东家一碗萝卜干,西家一碟水泡辣椒。

当然,腌腊除了腌腊菜还有腊肠(腊肠有纯粹的腊肠子,还有面灌猪血肠,豆腐肠)、腊肉、火腿、腊鹅等,也是餐桌上的美味佳肴。不过,我觉得这些远没有腌腊菜好吃。

阿嫂给我盛了高高的一碗豆腐渣。

出了厨房,院子里,阳光正好,我觉得腌腊的味道也蛮好。

 

                                 ——2018.01.17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