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粒沙

我是小小的一粒沙子,流淌在生命清澈的小溪里,反射着太阳的光芒

 
 
 

日志

 
 

手里的月光  

2018-04-09 11:45:12|  分类: 原创之生活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我醒来的时候,将近十点多了。傍晚,送姑姑和小根富出门后,我再也支撑不住,四肢酸软得厉害,心空空的很是疲累。父亲将我扶到房间里,飘飘忽忽地睡了几个钟头。窗帘没拉上,此时皎白的月光通过小窗照在书桌上,倾洒在床前的地板上,照着小书架底部两层。我不由自主地侧过身伸手掬起皎白的月光。很奇妙的,双手宛若玉雕大师手中幻化的翡翠,那么灵动,那么美。也就在那一瞬间,半年多以来从未有过的释然。好似东风拂过,我成了新生的草芽。小根富快乐的笑声在我的耳畔漾着,漾着……

“奶奶,玩球,这样站!”

院子里小根富一手抱着外面箍着绿网胶丝的黄色塑料小球,一手拉着姑姑的衣襟。

姑姑俯视着稚嫩的孩子,脸上洋溢着欢笑。

没有人能拒绝一个孩子的童真和快乐。先前小家伙让我陪他玩。我将小球滚过去,他又滚过来。姑姑坐在院子边的石阶上望着我们。一会儿,小根富摇摇摆摆地向奶奶走去,他拉着奶奶的手,要奶奶也跟我们一起玩。

根富把球丢给姑姑,姑姑接住,又丢给我,我又走到孩子跟前丢到他伸出的小手里。球从孩子的双手间滚落地上,他蹲到地上翘着小屁股将碗大的球捡起来,又举起卖力地送到奶奶怀里。姑姑边笑边接住球,孩子欣喜若狂地尖叫起来。小小的院落因为笑声好温馨。多么希望老人和孩子的生活里一直有这样的笑声。

从去年的八月份,表弟意外离开,不知道姑父和姑姑失却了多少欢笑。姑父懂得埋藏,所有的苦,所有的疼,都埋在心里。面对我们,他一直说着看得开,放得下的话。而姑姑,命运生生地割去她身上的那块肉,她钻心地疼,她每日每夜哭喊着,寂寞的旷野,湍急的河流,漆黑的夜,它们冷漠的,没有一天没有一次能够给她一丁点回音。望见老人斑白的鬓发,望见他们佝偻的背上两岁多的小根富那双澄澈的大眼睛,我的胸口好像压着一块巨石,胸腔里被什么东西硬生生地撕扯着。多少次,我希望醒来是一场梦。所有的疼,所有的难,都在黎明到来的那一刻消逝,在这个色彩烂漫的春天里消逝。

表弟,多好的一个人啊。哥嫂长年在外,两个孩子和老人,他一心一意地照顾。像姑父说的,自己没有零用钱,从来不敢在表弟面前说一句。表弟知道了,就是借,也要让老人花得舒心。平日里抽的烟,喝的茶,表弟从不会让他短缺过。姑姑身体不好,每次生病,表弟立刻从厂里回来带老人去医院。俩孩子做作业,缺了书,少了笔,表弟转身就到街上给孩子们买回来。像表弟媳妇哭喊的,他那么好的人怎么会这样?我也在问,为什么会这样?邻里间的长辈,朋友,没有一个人不慨叹不惋惜的。每每想到他,老是看见他一如既往的笑容,还有他背上被汗水浸透的衣衫。表弟很能吃苦,在镇上的一个木材厂打工,辛苦的力气活,即使加班也从不抱怨。他跟我说,他也想去外面闯一闯,可是哥嫂已经出去了,老人和孩子不能没有人照顾。一有空,他就会来看我。每次才到门前,我就能分辨出熟悉的摩托声。那一次,他给我买来斯科特写的《少有人走的路》,他随意的把书丢到桌上,他说他没文化,看不懂,应该适合我看的。我知道,他是用心了的。他的确读书不多,却要在我漫长的生病过程中为我找寻光亮。家里有什么好吃的,他每次都要给我捎一份。看我不开心就问我想不想出去转转。我坐在他的摩托车后面,风吹着我的头发,好凉快。一路上,他劝慰我在人生的路上要学会宽心,懂得顺其自然,更要照顾好自己。还记得那个阳光灿烂的午后,他带我去买鞋,我看中了一双蓝色的运动鞋,不过要两百,看到那么贵,我便想舍弃了,他劝我难得喜欢,说那不是过分的奢侈浪费。我听他的买了回来。又一次,听说我的大药罐坏了,他给我送来一个新的。那天一个电话后,他拿来很多小木条帮我弄窗外的花台和窗棂。像姑姑说的,表弟就是个傻瓜。为朋友,为邻里,为家人,他从来都不计较得失的。最后离开的那段时间,一个心思放在表弟媳身上,带弟媳去看病,就是住院了还嘱咐弟媳在家好好吃药。他的同事跟我说,好几天感觉就不舒服,没力,发热,可他随便吃点药还是继续上班。一家人的生活全靠他,身体一向强壮的他也料想不到这次发烧竟然会带走他的生命。

这半年多以来,我失魂落魄的,做什么都打不起精神。我知道,所能做的只有多陪伴两位老人,陪伴孩子,给弟媳妇打气。可是,我实在有太多的困惑。表弟离开后的一个月,我又一次进了重症监护室。想到那天他从监护室里推出来的样子。安静的面容,脸上挂着一直有的真诚的笑意。浓黑的刀削眉,额头上小时候跌倒留下的疤痕清晰可见。躺在病床上,我多么渴望能在监护室里碰见那个熟悉的身影,让他为我解开心中的疙瘩。为什么就不能坚持一下呢?为什么轻而易举地就放开亲人的双手呢?上周一,我陪姑父到公证处去公证,姑父背着小根富,我指导他在各种材料上签字。小根富看到表弟的照片开心地喊着爸爸,他指着照片直嚷着爸爸陪宝宝。泪水瞬间溢满我的眼眶。一千多块钱的储蓄,老人背着孩子四处奔波,各种证明,跑公证处好多次,用了半年多的时间鲜红的印章才落在纸上。表弟是否知道他走后一家人的艰难呢?上有老,下有小,弟媳妇在他刚下葬后就住进了医院。上天让他来到这尘世间,赋予他一颗善良厚实的心,住进医院才三天为什么就狠心剥夺呢?

 

   一直告诉自己要好好调整过来,像表弟说的顺其其然,我还是做不到。 看见姑姑那样伤心,我不断地劝慰她要好好保重身体,不要再哭泣,要向以后的生活看,好好抚养小根富。我明白时间的波浪终究会像抚平沙滩一样将那些疼痛一点一点的淡去,而我却不知道我的心何时会变得再次轻盈。“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手里的月光真的好美,我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小心翼翼地捧着。这个春天也是美的,我想。和小根富一起玩的院子,院子外正在开放的桃花,还有通往姑姑家路上的杏花,梨花,它们都是美的。我得好好看看月光,好好听听燕子的呢喃和小根富的笑声。想必表弟也是这样认为的。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